六如居士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地质应力 > 正文内容

为爱,悲空一座城_故事

来源:六如居士网   时间: 2020-10-16

  一、

  苏谨年,我执笔,字里行间,用心编写,每一次都逃不过想你。这是我的一个习惯,多年久经不变的习惯。

  写你时笔不会因手而颤抖,但是心会痛,钻心的疼痛。

  我不知道,对你的那份思念怎么就离不开我,也不知道,对你的那份执着什么时候才能消停。

  走的那天你在我耳旁低语说,千星,我对你,从来就没有过爱情,我信你是知道的,放下吧!以后还是朋友。

  我记得我当时微笑着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后却泪如雨下。当时的街头碰巧不巧放着《不想和你做朋友》那首歌曲,听着以至于泪流的更加汹涌。

  谨年,我不想和你做朋友,可是你早已为我对你的爱情掘好了坟墓。除了放弃你,我还有什么回头路可走?可是我释怀不了,也不想认输。

  我不想用决堤的泪告诉你我也会难过,因为不想让你因拒绝我而自责,虽然心会很痛。

  谨年,我们分开了整整五年一百零八天,这多少个日夜,我每天都在试着忘记你。曾在网上看到说,忘记一个人会占用你七年的时间,这七年里,随着时间流逝,喜欢的细胞就会慢慢死掉,然后长出新的细胞。

  可是谨年,这么多年了,我为何还是如当初一样喜欢你呢?

  都说初恋最令人难忘,分开后是一段无法治愈的伤。而我只是单恋,也一个人疼了这么多年。

  二、

  我喜欢弹吉他的男孩,准确的说只要是会谈吉他的男孩我都喜欢。请不要说我花心,因为除了苏谨年外我对其他人的那种喜欢无关于爱情。

  第一次见你,是在高中校园十大歌手的比赛台上。那时的你穿着一件白色的格子衬衫,蓝色的牛仔裤,一双红色的帆布鞋,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细碎的刘海散落在额前,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抱着一把吉他。

  你唱了冷子夕的《还是癫痫的检查方法想你》,独特的嗓音,有些低沉。惹得台下女生尖叫连连。

  就一眼,便使得我心跳加速。谨年,你不知道那时的我恨不得把你所有的光芒都埋藏起来,因为你太过耀眼。

  一曲成名的你,成了学校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很多女生给你写情书,大多数都被我叫人悄悄给拦截下来。可世上那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被那些女生知道,一个个都说来找我算账,却又不敢真的来。

  谁不知道我仗着自己的爸爸是校董就在学校胡作非为,平时就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我也料定了她们不敢来找我说理,只是没想到你却来了。

  我和死党顾小晓坐在小区的石凳上翻阅着那些女生给你的的情书。边读边做恶心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写的实在是太肉麻了,太……恶心了。

  你还是穿着那天的那套衣服,背着那把吉他,朝我们走过来,冷着一张脸。我刚想笑着对你说真巧,却因你一把夺过我们手里的信纸和未打开的信封而住了口。只是看着你朝不远处的垃圾桶走去,毫无悬念的你把那些“垃圾”丢了进去,然后离去。

  顾小晓拍了我一把说,千星,你说那人怎么这么冷,那表情像全世界都欠他似的。好歹也是学校多数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笑笑怎么了。

  谨年,那时的你也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可惜我不是坐着南瓜车的灰姑娘,而是高傲的公主。

  第二天,我便发动对你的攻势。中午课间操结束,我飞快的跑上主席台抢过副校长手里的话筒说,苏谨年,我喜欢你。而你,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人走向教学楼。那天,我成了全校人心中的笑柄。

  成了你心中的笑柄。

  因为那件事,我爸气的找我把我给训了一顿,说我一天怎么就不给他省省心,我出奇的没有反驳他,只是摔门而去。

  某个下午,我拦住了你,未等你开口我便说,苏谨年,他们都说我不配喜欢你,可我偏偏就是要喜欢给他们看。

  谨年,那时的你说了长治治疗羊羔疯哪里好什么呢?

  你说沈千星,你真幼稚,幼稚到喜欢我是为了给他们看。

  可是谨年你知道么,在我的观念里,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喜欢给别人看,不然她们怎么知道你是我沈千星要的人。

  那天上午刚下过暴雨,中午才消停。阴霾还未散尽,我看你消失在人海,急的大吼出来,我说苏谨年我就是幼稚,我就是要喜欢给他们看。你脚步停顿了一下,说了句随便,然后没有任何表情的离开。

  路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姑奶奶追人啊!

  三、

  再次见你是放暑假的时候,我背着我在我爸那里骗的那把吉他,找到了你家,你的母亲一听我是你的学妹,便热心的把我招待进屋,倒好水递给我叫我坐着等一下,说你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你进来看到我时明显一愣,然后不耐烦的说你来干什么。我笑嘻嘻的上前说,谨年,我来请你教我弹吉他呢!说着拿起吉他在你眼前晃了晃,生怕你不相信似的。你看了我一眼,说了不教然后直径上了楼。我跟了上去还没到你门前便吃了闭门羹,碰了一鼻子的灰,我竟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下了楼,我在你窗下挑了一个位置坐下。胡乱弹起来,边弹边喊苏谨年,你不教我姑奶奶今儿就坐在这儿乱弹一天。

  不久周围便围满了人,我实在没有脸再呆在这里了。我生平最讨厌自己被别人当猴看,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刚想捂着脸逃跑,便听见楼上传来幽幽的声音说,怎么,现在还没到一个小时就想跑了,不是说在这儿弹一天嘛!看来你也不过是说说而已。

  那天,我赌气在那里乱弹了一天,不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去他妈的面子。

  第二天,老天都在帮我,下起了暴雨。如我所料,你出来了。你说沈千星,就你她妈的爱折腾人。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你暴粗口,却由衷的笑了。

  四、

  我喜欢看羊癫疯很难治疗,那么在治疗时需要多少钱呢?你弹吉他的样子,那时的你,全神贯注,除了吉他仿佛什么都置之身外,与你无关。

  可是谨年,那样的你为什么不属于我呢?

  刚到你家准备敲门,就听见了屋里的争吵声,你与你母亲的。

  你母亲说,谨年,事到如今你为什么还是执意如此,为了一个舒婷,南校那么好的学校你不去,偏去什么音乐学校。那是舒婷的梦想,不是你的。#p#分页标题#e#

  妈,你不明白的,那是我们两个人的梦想……

  两个人?你们五年的感情,她一句分手,你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还说什么两个人。你真要去那音乐学校,就不要认我这个妈。

  之后你便没有了声音,只剩下你母亲的抽泣声。

  谨年,原来我们之间,还有一个舒婷隔着。

  我的心房,满满是你,你的心房,早已被她占据。

  我一心所念的人,原来他在念着别人。我一心所要喜欢的人,原来他在喜欢着别人。

  那天我不敢去敲门,我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却在那天失去了所有的勇气。我不傻,怎么会听不出你与舒婷的关系。

  往后,我隔三差五的去你家学吉他,你问我怎么了,我怂了怂肩说,厌倦了呗!

  之后的之后,我干脆就不去了。

  谨年,你不知道,与你在一起,我怎会厌倦。我只是怕,怕面对,只要一看到你,我就会想起舒婷,那个占据你心房的人。

  七夕节,我找到你说,谨年,陪我看一场烟火吧!

  你说,好。

  七八点的夜色,街上灯火通明,行人拥挤,大多数是情侣,有说有笑,恩恩爱爱。

  我们算什么呢?学长学妹?还是那所谓的朋友?

  谨年,你买朵花送给我吧!路过花店,我抬头对离我一米之外的你说道。

  你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朝花店走去,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支玫瑰。我一喜,忙小癫疯病怎么产生的跑上前,只是你递给我时,我便暗了眸。

  谨年,世上还有没有比你拒绝我更残忍的方式。

  我叫你送花给我,你如言送了,却送给我一支折断的玫瑰。

  预示着没有结局,我若执意要爱,只会像这支玫瑰一样,伤痕累累。

  我紧紧拿着手里的玫瑰,什么也没有说。

  那夜,我们去桥上看了一场烟火,也是最后一场烟火。

  那天起,直到你高考后,我都没有去找你,在学校,也都尽量避开有你的地方。

  五、

  听他们说,你报了北方的一所三流音乐学校,对于你母亲的反应,我无从得知。

  五月,你离开这所城市的日子,我终是耐不住思念,去了车站。

  你带的行李并不多,一只行李箱,一把吉他。

  见我来,你很吃惊,随后笑笑说,说真的,我没想到你会来。

  可我还是来了不是吗?我笑道,你没有再说话。

  谨年,临走之前,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拥抱?语气带着一丝恳求,那刻,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你一开口便是拒绝。还好,你什么都没说,只是单手把我搂进了怀里。

  五月的天,本是很炎热,而你的怀抱,我却感觉异常的冷。

  可就是那个怀抱,成了我一生的记惦。

  松开我,你与你的亲人朋友道别,然后走上车,车还未开,我便转身离开。

  街头碰巧不巧放着《不想和你做朋友》这首歌,以至于想起刚才你在我耳旁低语的那番话,泪如雨下。

  你说千星,我对你从来就没有过爱情,我信你是知道的,放下吧!以后还是朋友。

  谨年,你始终为了舒婷去实现那所谓的梦想。

  而我,从一开始就输给了一个从未谋面,名叫舒婷的人。

  作者:安沐槿汐 QQ:1985902507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vpder.com  六如居士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