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如居士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机甲风云 > 正文内容

一见钟情记_经典文章

来源:六如居士网   时间: 2020-10-16

  最是伤心别离时。

  丁浩扒在窗口望着站在车厢里的晓风,虽然走的仓促没买到坐票,好在是短途车,车厢里也不是很挤。晓风把随身带着的一个小旅行包放在了行李架上,面朝窗户背靠在座位的侧面,然后就跟窗外的丁浩打着哑语的手势,意思是他可以回去了。丁浩却舍不得离开,直到开车的汽笛鸣响,列车员开始疏散站台上送行的人群,才依依不舍地退到了安全线的外边。

  火车慢慢地开动了,直到看不见火车的尾巴了,工作人员也在不停地催促送行的人们离开,丁浩才无精打采的往出站口走去。

  丁浩这天没有去上班,回到住房以后,丁浩跟丢了魂儿似的,一头倒在在床上,心里想白天也没什么事先睡会儿吧。可就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都是昨晚晓风的绵绵细语,过电影般的晃来晃去,哪还有心思睡觉啊!

  丁浩中午吃了碗面条,下午无事可做就去了一趟网吧,呆了几个小时。傍晚的时候买了一瓶酒去了梁子的家里,梁子媳妇一看丁浩拿了一瓶白酒,就说:“哟,丁浩,怎么了,又想喝酒了?晓风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啊?”

  “她今天回家了,我送她走的。”丁浩回答道。

  “哟,我说怎么蔫头耷脑的呢,原来是媳妇走了,想媳妇了,哈哈!她回家干嘛去了啊?我以为她白天上班去了呢。”

  “她爸生病了,她妈让她回去的。”丁浩低着头看着脚底下说道。

  “傻小子,这是个机会啊,你不正可以借这个由头去她家找她吗,顺便看看她父母是什么想法,他父母中意你的话这事就好办了。”梁子媳妇戳了一下丁浩的脑壳。

  丁浩像触电似的蹦了起来,把梁子媳妇吓了一跳,以为戳痛他脑瓜了。没想到丁浩双手一拍自己的脑门:“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姐,还是你高明,这招好。冲你这句话,我还得出去买点熟菜,晚上得跟梁子好好喝一顿。”

  丁浩说完真的出去了,不大会儿功夫,拎着个塑料袋回来了放在了桌上,里面是几样下酒的卤菜,梁子媳妇笑着说:“丁浩,你就偷着乐吧,今晚能睡着了吧?”

  “谢谢嫂子指点,要不然晓风一时半会回不来,我还不知道得愁到什么时候呢,你这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不简单啊!”丁浩笑着回答。

  过了一会儿梁子回来了,一看桌子上有酒有肉,就问他媳妇:“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我怎么不知道啊,这么多菜?”

  “这酒菜是丁浩买的,他请客,你问他好了。”梁子媳妇说。

  梁子狐疑的看着丁浩:“不上班闲的,想喝一杯?”

  丁浩笑着说:“一个人喝酒多没劲啊,当然得找你一起啊。”

  “那今儿晚上就二一添作五,这瓶酒咱俩对吹了啊。媳妇,可以上菜了吗?”梁子问他媳妇。

  他媳妇正在窗外忙乎着呢,答道:“马上开饭啊,我炒点热菜。”

  酒喝到半道上,梁子媳妇才说出了晓风回家一事。梁子这才想起来今晚怎么没看见晓风过来玩呢,当下也挺赞成他媳妇的想法,让丁浩趁这个机会抓紧时间过去一趟,也好确定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以后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啊。

  02

  丁浩回到自己的住房以后,就给晓风发了个信息,问候他爸的病情怎样。晓风说他爸是血压过高,血管堵塞导致的心脏有点问题,医生建议做个手术。自己可能还得在医院待一段时间才能回北京,她哥因为在银川工作,路程太远,这次她妈就没叫他哥回来了。

  丁浩说自己想去石家庄一趟,到医院看看叔叔。晓风说这件事先别着急,她得问问她爸同不同意啊,现在还不能答复。她现在住在郊区的家里,跟她妈说好轮流在医院陪伴她爸,今晚是她妈山西癫痫病重点医院在医院,明晚是她在医院,等她先跟她爸谈谈再说。

  第二天晚上晓风在医院跟她爸说了她跟丁浩的事情,她爸欣然同意,说相信自己女儿的眼光不会错的。晓风就说那我让他过来了啊,让您过过目。

  晓风发信息跟丁浩说了,初尝爱情甜蜜的丁浩说我明天就过去吧。晓风说,你先别那么着急,我爸是后天做手术,怕我爸分神,你过两天等我爸手术做完了再过来。

  晓风的爸爸手术做的很成功,堵塞的血管里放了两个支架,医生嘱咐以后要多休息,不能劳累,暂时还得在医院住一段时间才能出院。

  看看她爸的心情还好,晓风就给丁浩发了个信息,丁浩第二天就坐火车来到了石家庄。晓风到火车站接的他,丁浩说我不能空着手去医院啊,让晓风带他找了个大超市,买了一堆营养品,双手拎着跟随晓风来到了医院。

  晓风她爸的病床在门口的第一张床位,此时她爸正躺在床上输着液呢,看见他们进来,她妈就接过了丁浩手里的东西放在在床头柜上,丁浩叫了声“阿姨好!”,晓风她妈也笑着答应了一声:“哎,好!看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买那么多东西”。

  丁浩又看着她爸叫了声“叔叔好!”她爸微微地点点头,对丁浩说“坐吧。”病房拥挤的空间里也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地方可坐,除非是坐在病床上,丁浩没好意思坐下去,就那么地站在旁边。

  主治医生来查房了,丁浩趁机对晓风说:“我们俩出去买点饭回来吧,别打扰了大夫了。”晓风应了一声对她妈说:“妈,你就呆着别动了,我们出去买饭。”

  晓风跟丁浩两人出去了,她爸跟她妈会心地笑了一下,面试算是通过了。

  丁浩在医院的走道里对晓风说:“妈呀,我咋这么紧张呢,头一回见老丈人,有点畏惧感呢,你说你爸妈会同意我俩在一起吗?”

  “切,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叫老丈人了,脸皮挺厚的啊,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晓风撇了一下嘴说道。

  “当你爸的面我也不敢叫啊,这不是私底下跟你过个嘴瘾吗。”

  “能不能叫老丈人就看你的表现了,我可告诉你啊,我爸要是不同意我就跟你分开。”晓风假装严肃的样子说道。

  慌得丁浩忙拉住晓风的手,说:“媳妇,你别吓唬我,快教教我怎么过你爸这关,我挺怵他老人家的。”

  “你呀,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爸不喜欢虚伪的做作,一切顺其自然就好。”晓风扑哧一声笑了。

  丁浩在石家庄呆了三天,白天呆在医院,下午晓风会陪他出去在附近转一圈,没敢走远,晚饭前必须回来。晚上就在医院的护工那儿租了一个折叠床睡在病房里。直到晓风的父亲说他这里也不需要那么多人照顾,催促他赶快回去,别耽误了工作。才依依不舍的跟晓风的父母道别,实际是舍不得跟晓风的分开。晓风送他到了火车站,二人依依惜别。

  03

  回到北京以后,丁浩每天晚上都会跟晓风发信息到很晚,以致晓风的父亲也看出了其中的端倪,问晓风,这么晚不睡觉,在干嘛呢?晓风支支吾吾的说一会就睡,赶紧给丁浩发了最后一条信息,才关机睡觉。

  一周后,晓风的父亲出院了,晓风陪父亲回到家里。根据医嘱交代她爸按时吃药,注意饮食,多休息,定期去医院复查。她爸说知道了,你不用在家陪我了,赶快回去上班吧。

  晓风跟丁浩发了条信息,她明天下午到北京,告诉了他自己乘坐的车次。

  丁浩第二天下午请了假,早早的来到了火车站,给晓风发信息说自己在出站口等她。

  出站口密密麻麻的人群里,丁浩老远就认出了自己的爱人,踮起脚来挥着手好让晓风看见自己,这个动作果然起了作用,随着人流慢慢挪动的晓风终于看见了他,也挥手向他回应。

武汉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

  出了站口,丁浩接过晓风的背包背在自己身上,晓风挽着丁浩的胳膊,两人一同往外走去。

  坐在回去的公交车上,情意绵绵的晓风靠在丁浩的身上,轻声的说:“丁浩,你想我吗?”

  丁浩拉过晓风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说:“亲爱的,我巴不得早一分钟看到你,能不想吗?”

  晓风害羞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说:“这话好肉麻哦,跟谁学的啊?”

  丁浩赶紧声明:“没跟谁学啊,我说的是实话,今儿下午就是特意来接你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专程来接我的。”晓风娇嗔的说道。

  路上又换乘了一辆公交车,两小时后到了太平庄车站。在往住房走的路上,晓风说我们顺便买点菜回去吧,一会不用再出来买菜了。丁浩说你今天刚从家来,今儿晚上就不做饭了,我请你上饭店,顺便邀请一下梁子夫妻两人一块聚聚。

  晓风说那也好,我也挺想她们的。

  到了住房,打开房门,屋里半个月没人住,饭桌上落了一层淡淡的灰尘,丁浩刚想坐在床上,被晓风拦住了,“别坐了,哪儿都是灰尘,等我先换个床单。”

  丁浩只好先站在那里,撇了撇嘴:“真爱干净!”

  晓风听见了,说:“那是当然,我得好好改造你,不合格的话小心我把你弃选哦。”

  “听着好像我成了劳改犯了,这话说得怪吓人的。”丁浩假装害怕的样子说道。

  接着又对晓风说道:“你收拾吧,我上梁子家看看去,告诉他们晚上一块儿吃饭。”

  梁子媳妇正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呢,看见丁浩进来了。就问:“丁浩,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你媳妇回来了?”

  “晓风回来了,嫂子。晚上等梁子回来一块儿出去吃点,别在家做饭了。”丁浩说。

  “听这话里的意思,进度不错啊,这是来感谢嫂子来了?哈哈。”

  “感谢也是应该的嘛,这不晓风刚回来吗,坐车也怪累的,省得做饭了,一块热闹热闹。”

  说话的功夫,晓风从门外进来了。进门就大呼小叫:“嫂子,你可想死我了。”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两人也顶得上半台戏了,一拉起家常来就没完没了,倒把丁浩晾在一边了,丁浩眼睛盯着电视机,却不知道里面演的是什么内容。

  直到梁子下班回来,这两人才停止了高谈阔论,四个人一起动身吃饭去了。

  04

  晓风只是一个打工妹,在北京做过好多种类的工作。这次回家之前是在一家小型超市上班,平时的工作就是穿着工作服在店里四处巡视整理被翻乱的货物,实时答复顾客的询问。店里还有个卖散装米的地方,有人来买米就帮着称量记重,贴上价钱的标签,收银台人多排队的时候也会在另一个收银台帮忙收银。

  晓风回家之前跟超市老板说了家里的情况,老板表示理解,就把她的工资结了。这次回来以后,店里已经另找了新人在干活,看来只能再另找工作了。

  打工妹找工作跟那些大学生们的眼光和境界是不一样的,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不会好高骛远,太过苛求工作的性质。

  也是机缘巧合,晓风那天去马路对面的菜市场买菜的时候,看见马路边上的一家装潢考究的服装店玻璃上面贴着一张招聘店员的启事,就走进去问了一下。这张告示是今天早上刚贴上去的,晓风无意中就看见了。晓风跟店主几句话一聊,店主就相中了她的口才,觉得她能胜任这份工作,谈好了工资待遇,让她明天就可以来上班。晓风也同意了,离家这么近,省得天天挤公交车了。

  晚上丁浩下班回来,一进门晓风就跟他说:“丁浩,你猜我今天遇上谁了?”

  “遇上你老相好的了呗,什么药物治疗癫痫还能有谁?”丁浩顺嘴接茬道。

  “是的,猜得准确,给个表扬,不过我明天就要跟我老相好的一起去云南旅游了,正式通知你一声。”晓风一脸严肃的表情。

  丁浩看了看晓风的脸,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心里头开始七上八下,后悔自己说错了一句话,这下完了,煮熟的鸭子要飞走了。一时竟怔怔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晓风看见了丁浩脸上的变化,忍不住抿嘴笑了。

  “你这家伙光知道嘴上快活,一来真格的就怂了,告诉你吧,我今天找到工作了。”

  “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刚回来就能找到工作,你也太厉害了吧,还去云南,吓死我了。”

  “当然是真的,明天就上班,就在马路边上,很近的。”

  “那今天晚上我们是不是可以喝一杯了,小范围庆贺一下。”丁浩带着讨好的表情说道。

  “那是必须的,我也陪你喝一点,你稍等一会,我去炒个菜。”晓风说着就去外边忙活去了。

  丁浩也不敢闲着啊,屁颠屁颠的跟在晓风后面来到了院子里的洗菜池边,梁子媳妇看见了,笑着打趣道:“晓风,你现在干活还带着个尾巴呢,行啊。”

  晓风说:“他正郁闷着呢,你还逗他。”

  梁子媳妇说:“哟,小木匠又怎么了,好像精神不振呢,受委屈了吧。晓风,你可别欺负老实人啊,我可向着我们老乡说话呢。”

  “敢情你们是老乡仗着人多呗,我可不敢欺负他,不信你问他好了。”晓风边洗菜边说道。

  “嫂子,我们挺好的,我今天是脑袋痛,不大舒服,不想说话。”丁浩忙着对梁子媳妇解释。

  “哈哈,那是我多心了,我还没买菜呢,走了,不跟你们聊了,买菜去了。”梁子媳妇说完话锁上门出去了。

  05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就到了年底。年前的几天丁浩也不想出去干活了。去大红门给自己买了一套衣服,给晓风买了一件羊绒大衣,回家让晓风一试还挺合适,因为当时买的时候他就找那个跟晓风身材差不多的服务员试了一下,晓风也感到很满意,抱住丁浩亲了一下说:“老公,你真棒,还挺会挑衣服的。”

  剩下几天的时间就是在家呆着等着晓风放假了,丁浩心里在犹豫这个年到底是在哪里过,他在等着晓风拿主意。

  晓风是在春节前三天放的假,因为这时候店里基本没什么客人了,大部分外地人都回老家过年去了。晓风跟丁浩商量着过年的安排,晓风说要不然我们先各自回去,你正月先过来一趟,征求一下我父母的意见,看看他们怎么安排。

  丁浩也说这么做比较稳妥,两人在依依不舍中分开。晓风是坐的火车,短途车票好买,丁浩是坐的长途大巴车,年底了车上人也不是很多,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提前买好了火车票。

  第二年的四月初四,丁浩和晓风结婚了。

  婚后不久二人又回到了北京,这次晓风又得重新找工作了,因为先前上班的服装店生意比较红火,晓风回家结婚呆的时间比较长,店主又新招了一个女孩。

  这次找工作好像遇到了一点难度,一连十天,晓风在附近找了好多地儿,都没有合适自己的工作,路远的地方又不想去,心情不免有点失落。

  这天丁浩下班回来对晓风说:“媳妇,挨着北京的河北梁郊有个工程挺大的,能做半年,你说我过去吗?去的话我就不能天天晚上回来了,路程太远,老板说也可以搬到那边去住,当地房租还很便宜的。”

  “你先过去看看现场的情况,环境还好的话咱们就搬过去,这边找工作太难了,要不然换个地方看看。”晓风有点沮丧的说。

  丁浩晚上坐公交车转地铁回来的,路上大概花了两个多小时。小儿癫痫病的早期症状丁浩对晓风说:“我白天去附近的村里问了,房租确实比这边便宜,我要是去那边让你一个人呆在家里我也不放心啊。”

  晓风说:“那就搬过去吧。”

  第二天中午,丁浩去村里问了几家,空房还挺多的,找了个自己认为合适的就交了定金。

  丁浩工地的老板帮他找了个搬家的面包车,两人把全部的家当都搬上车里面也没装满。走之前晓风跟梁子媳妇打了个招呼,梁子不愿意去那边,嫌远。

  到了梁郊,安顿好以后,丁浩就去了工地,晓风一个人在家琢磨着去哪儿找工作。

  晓风一个人在家休息了两天,村里的环境也弄熟悉了,一个人呆在家里实在是无聊透顶。上午十点左右,晓风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就从村里走到了主干道上,这是一条很繁华的街道,远远的就能看见路边高楼上竖着“中法医院”、“乐天玛特”等高大的招牌。

  晓风以前听说过“乐天玛特”是个超市名,一直也没进去过,心想反正也没啥事,进去转转吧,脚步就朝着超市那边走过去。

  又是一次巧合,也许是晓风跟服装有缘,晓风在一楼的一家女装店转悠的时候,看上了一款套装,却对它的价格有点犹豫。正往门口走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了门口的侧墙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招聘店员”。忙转回头问老板娘:“你们这还招人吗?”

  老板娘说:“招人,我这以前有个店员回家生孩子去了,一直空缺着呢,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那,你看我行吗?”晓风试探的问道。

  老板娘注意的看了她一眼:“行啊,你要愿意来,我们就谈谈待遇问题。”

  晓风说自己以前卖过服装,这下老板娘更高兴了,很快就讲好了待遇,晓风也很满意,因为这里的工资给得比以前高。

  忙忙碌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晃半年过去了,又到了快过年的时候了。

  丁浩那个大工地干完了,因为在工地认识了很多住在当地的工人,跟他们混的很熟,彼此互相介绍活源,倒也不愁没活干。

  晓风的转机来自于一次无意的对话。

  一天,老板娘不在店里,来了一个长相很沉稳端庄的中年女子,看中了一款店里最高档的冬裙,女子从试衣间里出来,晓风顿觉眼前一亮,不由赞道:“您真有眼光,这身衣服怎么就跟给您定制的一样呢!绝配!”

  女子微微一笑:“小姑娘真会说话,这店是你自己开的吗?”

  “不是,我是打工的,老板娘今天出去了。您穿这身衣服确实好看,真的。”晓风回道。

  “看在你那么会说话的份上,我给你指条道,保证比你现在挣的多得多,想不想干?”

  “什么样的工作那么好,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干得下来?”晓风问道。

  女子指着超市对面那条街,对晓风说:“我是对面万家置业的,你哪天休息可以去找我,我给你详细说说,凭你的口才我包你能干好,没问题。”

  几天后晓风果真打电话给了那个女子,见面才知道这个女子是这个店的门店经理,不由肃然起敬,心中叹服,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

  因为离过年不远了,晓风就跟经理约好明年元宵节后就过来上班,年底就在超市给人家帮忙干完算了,经理也爽快的答应了。

  众所周知,那些年的房地产从业人员大都赚得盆满钵满,晓风自然也是不落人后。

  丁浩在梁郊也打开了另一个局面,因为手艺出色,被老板看中做了带班班长,后又提升为项目经理。又过了几年凭借这几年的关系户,加上晓风的业务支持,就自己跳槽单干了,生意 发展的很好。

  现在他们家的孩子已经十岁了,生活层次显然跟以前不一样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vpder.com  六如居士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