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如居士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官有司 > 正文内容

[新传说] 一分不能少

来源:六如居士网   时间: 2021-10-06

PART.1到底发没发

  刁世忠人称“刁老板”,其实只是个包工头,四处接点零碎的活儿,小打小闹,赚不了几个钱。这天早上,刁世忠在一家面馆吃完早点,正要起身,门外冲进来14个民工,将他团·团围住,刁老板慌了,问:“你们要、要干什么?”

  这14个民工是刁老板招的临时工,他们干了一个月,工程完工了,却没拿到一分钱,眼看春节将至,他们急着回家,就来找刁老板了。

  刁老板马上报了警,警察很快赶到,因为事关农民工,还带来法律援助中心的办事员忻一慧。

  忻一慧见了这些民工,说:“大家跟我走,我会帮你们要回应得的工资,一分不能少!”这些民工一听,就将刁老板围在当中,一起朝法律援助中心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忻一慧认真听完民工的申述,问刁老板:“你为啥要赖他们的工资?”

  刁老板大呼冤枉:“我没赖!工程四天前完工,昨天下午,我把36666元工资全给了他们的领班丁乙强,一分不少。丁乙强拿了钱,还写了张收据给我。”说着,他从包里取出收据。

  忻一慧问民工:“丁乙强是你们什么人?”

  民工们面面相觑,说:“不认识。”

  刁老板见他们装戆,心里的火“腾”地起来了,说:“丁乙强不就是你们领班吗?”

  民工中有个叫宋三军的,指着刁老板说:“我们每天的工作,都是你领着我们干的,每个人干什么,用什么料,都由你安排,你才是我们的领班。”

  刁老板说:“我和你们并不认识,都是丁乙强介绍来的,我当然得把你们的工小孩抽搐吃什么药可控制资交给他!”

  忻一慧听到这儿,算是听出道道来了:这刁老板接到一项工程,手下没人,通过丁乙强转包了这14个人,这些人的工作由刁老板亲自安排,工资由刁老板和丁乙强结算,至于丁乙强给民工多少,他就不管了。

  刁老板为了证明自己,马上给丁乙强挂电话,接连拨了几次,都是关机,这才感觉到事态严重了。

  忻一慧也急了,她对民工们说:“放心,工钱一分不能少,都会给你们。你们先办个手续,我们法律援助中心急事急办,马上给你们请律师,通过法律途经保障你们的合法权益,”

  一听要打官司,宋三军不耐烦了:“打官司没完没了的,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钱?”

  忻一慧耐心地说:“你们放心,我们急事急办。”

  宋三军不理会忻一慧,上前抓住刁老板的衣领,连搡好几下,说:“我们不要打官司,你不付我们的工资,我们不会放你走的!”

  刁老板不吃他这套,说:“我已经付了工资,凭什么要我付两次?”

  宋三军抓起刁老板要往墙上撞,忻一慧马上制止他,一字一顿地说:“你们没象到工资,大家会同情你们,支持你们。如果你动手撒野,把事情搞复杂了,你们的工资春节前别想拿到了。”她这么一说,其余的民工都来制止宋三军,劝他不要动粗。

  接着,忻一慧马上向法律事务所打电话,请求速派律师支援。

PART.2来了为律师

  半小时后,一位叫马尚达的律师赶到,他非常耐心地听完了双方的叙述,转身问宋三军:“丁乙强是谁?”

  宋三军摇摇脑外伤引起的癫痫能治好吗头:“不认识。”

  “那你们怎么会聚在一起呢?”

  宋三军说:“我们是贵阳同乡,本来在一家工地上做,工程完工,本打算回家过年,在火车站碰上一个矮胖子,请我们做这个工程,然后把我们领到刁老板那里,就没影子了,他姓什么,叫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马律9币又问:“那你们知道他是什么地方人吗?”

  宋三军摇摇头,说:“不知道。”

  刁老板在一旁说:“丁乙强是贵阳人,他和你们是同乡。”

  马律师转身问刁老板:“你凭啥说他们是同乡?”

  刁老板把马律师和忻一慧叫到一边,说了原委。

  原来,刁老板认识丁乙强已有两三个年头,他知道丁乙强是贵阳人,手下有好多贵阳籍民工。刁老板接到工程后,与丁乙强讲得清清楚楚,将近年关了,工资略微开高一点,除了每人每天100元外,另外给他百分之二十的介绍费。由于急着赶活,刁老板与丁乙强没签合同,任务完成了,刁老板把14人的工资给了丁乙强,丁乙强也写了张“收到人民币36666元整”的收据。

  得知这一情况,马律师狠狠批评刁老板:“用工得签订用工合同。你合同不签,给丁乙强的钱,谁知是什么钱?工人没拿到工资,当然要向你来讨了。”

  刁老板一听就傻了,这事如果真闹到法院,自己肯定输,还是自认倒霉,再付一次工资吧!想到这里,刁老板提出:“算我晦气,再付你们一笔工资。你们14人,总共出了308工,按工时算工资。”

  宋三军一听,马上提出异议:“我们14个人做了足足一个月,应该四百怎样治疗症状性癫痫病比较好多工,怎么只有308327”

  刁老板从包里取出记事簿,上面记得清清楚楚:上个月有9天下雨,无法施工,实际施工日为22天。

  宋三军不依:“天下雨能不能干活,这是你们老板的事,我们都在工地上,又没离开过。”

  刁老板说:“你们不干活,也要我一天付80元?”

  “更不对了!”宋三军说,“你和丁乙强不是讲好100元一天吗?”

  忻一慧听了,猛一愣,宋三军不是不认识丁乙强吗?他怎么知道丁乙强和刁老板私下议定的价格?正想追问,马律师制止她,并对刁老板说:“你就按那张收据上的金额付钱吧。”

  刁老板不肯,说那张收据上的钱,包含了给丁乙强的介绍费。

  宋三军说:“那就付我们三万。”说完,拖住刁老板,要他去银行取钱。

  刁老板真听话,就跟宋三军走。

  忻一慧忙将他们拦住,说:“刁老板,你去银行取了钱,直接把钱给了他们,如果他们下次再找你要钱,你还给不给?”

  民工们忙说:“有你们证明,我们不会再向他要钱的。”

  马律师说:“刁老板,你还是把三万元打进我们指定的账户吧——”他转身对宋三军说:“你回去写张名单,明天让名单上的人带着身份证,到法律援助中心领工资,一分不会少!”

  宋三军带着13名民工扬长而去,他把这些民工带到一处工地安排好,转身就到另一个房间,去见一个人,谁?丁乙强。

PART.3又一次援助

  原来,这是一场骗局。丁乙强见刁老板为南昌哪个医院看癫痫病人老实,这项工程又没签合同,找到的这些民工除了宋三军,其余的都跟自己不熟,于是,他领到民工们的工资后,又让宋三军带着那些民工去讨工钱。

  丁乙强听着宋三军的汇报,好不得意。就在这时,忻一慧带着马律师、刁老板和一位警察闯进门来,警察来到丁乙强跟前,问:“你叫什么名字?请出示身份证。”

  丁乙强递上身份证,忻一慧指指宋三军,问丁乙强:“他叫什么?”

  丁乙强顿时慌了,说:“宋三军。”

  忻一慧紧追不舍,又问:“你们什么关系?”

  丁乙强顿时满头大汗,说:“他是、是我妹夫。”

  马律师问宋三军:“你们既然是郎舅关系,怎么连他是什么地方人也不知道?既然你不知道他是什么地方人?为什么又偏偏知道他和刁老板约定每人一天100元的工资?”

  宋三军恍然大悟,自己在这句话上露了马脚,毕竟做贼心虚,一紧张,又冒出了一句实话:“我们的工资,丁乙强他、他真的没给过我们。”就这句话,把丁乙强领了工资、又设骗局的计谋全给暴露了。

  忻一慧说:“丁乙强,你拿走的民工工资,可以拿出来了!”丁乙强忿忿地瞪了宋三军一眼,从包里掏出钱,如数还给了刁老板。

  丁乙强涉嫌诈骗被警察带走,忻一慧把另外13位民工召集拢来,刁老板当场发了工资,宋三军也领到了钱,他转身要走,忻一慧叫住他,说:“你参与了这次诈骗活动,我作为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再给你一次法律援助,提醒你,快去公安机关自首吧。”宋三军呆若木鸡,好久才缓过神来,说:“我这就去,这就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vpder.com  六如居士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