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如居士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仰冲板块 > 正文内容

“一碗汤”泼湿的幸福

来源:六如居士网   时间: 2021-10-06

  人们都说,已婚儿女与父母最合适的距离是“一碗汤”那么远,意思是从自己家端一碗汤给妈妈喝,送到时汤还没有凉,这样分得开、叫得应、有自由、有关照,是最人性化的距离。我们做到了,岳父母和我们夫妻分居同一个小区前后相邻的两栋楼,是标准的“一碗汤”,本打算神仙眷属与亲爱家人兼得,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却不料,“一碗汤”远不如人们说的那么鲜美,它在我们之间泼洒翻滚,泼湿了原有的幸福。
  
  苦涩“一碗汤”
  
  口述:左栋
  
  2008年,我结婚了,满怀憧憬地和杨盼盼做了一对奥运夫妻。结婚前,丈母娘卖掉旧房,与我们在同一座新开盘的高档小区购买了两套房子。新媳妇、新房子、新家具、新车子,新生活开始就是一片坦途,样样顺意,幸福还不是顺手拈来的事。
  
  可是,想象永远是想象,“一碗汤”在别人那是蜜,到我这就成了黄连。
  
  因为离得近,岳母坚持让我们每天吃过饭再回家,盼盼当然愿意,可我不喜欢,成家不就是另起炉灶的意思吗?天天去别人家蹭饭吃,自己家里没点烟火气,怎么能算一个家呢?岳母家饮食以清淡为主,饭桌上规矩也多,我年轻力壮好荤腥、口又重,每次感觉都像吃斋饭一样,没一次爽快,又不好意思挑毛病,回来跟盼盼说,盼盼就生气:“我妈辛辛苦苦做饭给你吃,你还挑三拣四的,不想吃拉倒。”我倒想拉倒,可是拉得倒吗?老婆在娘家吃得兴高采烈,就不给我做饭,我能怎么办?即便是我自己能做,一个人退出集体,默默回家给自己鼓捣吃的,这不纯属找事吗?婚前我就向往着小两口你择我洗、你切我炒、你吃我喂的俗世美景,还有食色合一的香艳乐趣,一样也实现不了。
  
  岳母的时间很自由,指不定啥时候就来转一圈儿,她倒是好心,惦记着门窗关没关,电拔没拔,睡懒觉的被子给叠起来,没洗的衣服给洗出来。但小两口过日子哪能没点隐私,岳母不管这些,谁的短裤袜子也给洗,哪个抽屉也敢翻,随时随地长河北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驱直入,让在家喜欢裸睡的我们窘迫万分,不得已改了习惯。
  
  岳父对我们的关注丝毫也不比岳母差,而且他的爱更加“理性”。才搬过来不久,岳父就在饭桌上对我俩说:“我说你们两个人,出来进去看见邻居要打招呼。我今天在花园里碰到你们家3楼,住一个多月了,人家还不知道你们是谁,这怎么可以。”我内向不行吗?现在城市里谁还吃乡里乡亲那一套啊,一栋楼上住十年八年不认识的有的是,怎么偏我们家这么多毛病。
  
  这还不算,我们在家唱卡拉OK,别人还没说什么,他老人家先奔过来把我们暴训一顿:“我在后面一栋楼都听见你俩嚎了,周末大家都在家休息,讲不讲点公德!”盼盼是亲闺女,爸爸训就训一顿,嘻皮笑脸的,3分钟又玩儿一块去了,我不行啊,从小到大,我爸都没对我拉过脸,现在被老丈人动辄教训一顿,脸上真是挂不住。
  
  更可气的是,我们小两口有时候在家淘气,追来跳去地玩,他老人家都能监测得到,“小子,男人力气大,你得让着点,闹着玩可以,要是真伤着我闺女,可饶不了你。”
  
  要说小两口过日子,免不了吵吵闹闹,要是住得远了,自己也就把矛盾消化了,可这“一碗汤”的距离,正好够气头上哭着冲到娘家诉苦的。因此,我们家丁点矛盾都瞒不住,盼盼三天两头回娘家,本来事不大,也闹得鸡飞狗跳。
  
  今年,两位又盯上了外孙问题:“我们现在年纪还不大,身体也好,正好带孙子,啥也别说了,快生。”岳母悄无声息地没收了我们床头柜里的避孕套,岳父没事晚上盯着我们的窗户,过10点还亮着灯准打电话:“没事早儿点休息吧,别瞎熬了。”
  
  唉,还有活路吗?我现在恨不得离他们十万八千里,宁可辛苦些也不要这劳什子“一碗汤”了,看上去似乎是占了不少的便宜,落得一身轻松,实际上呢,我想要的幸福全让“一碗汤”给搅黄了。
  
  身在福中不知福
  
  口述:杨盼盼
  治癫痫郑州哪个医院比较好
  有些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说起来,哪个有我们轻松自在,真正的零家务。你当谁爱干活吗?就说我爸妈年纪不大,也五十出头了,还不是因为爱孩子疼闺女,才主动承担这些本不该他们承担的事情?
  
  不客气地说我是个好女孩,只有一个缺点就是不会也不喜欢做饭,让我七碟八碗弄一桌子菜,用不了几天就得崩溃。现在多好,下了班去爸妈那里吃现成的,吃完抹抹嘴就走人,连饭费都不让交,还想怎么样?早跟左栋说他的饮食习惯不健康,他就是不信,非想按自己的口味吃,好,即便我跟你回来吃饭,谁做?我做?没那水平。他做?少来,新鲜一顿准没下文了,扫地都嫌弯腰累的人会一天三顿做饭吃,谁信?!
  
  再说自家妈妈给洗洗短裤有什么呢?干活的人都不嫌弃,他还叽叽歪歪的。这也倒罢了,可能妈妈太把我们当自己人,有时会有点儿不拘小节,爸爸说的可都是金玉良言,哪一条都可以写在教科书上对着全世界人朗诵,我们年轻人见识短,有些问题注意不到,老人家给指出来,改正就是了,怎么那么多歪理。
  
  我爸妈唯一有点过分的地方可能就是生孩子这件事,我也不想早生,可是52岁的人跟25岁的人在这个问题上有分歧太正常了,我都已经跟左栋统一过意见了,爸爸妈妈的话只当没听见不就得了,没怀孕他们也不能把你怎么着啊。
  
  我倒是觉得“一碗汤”满好的,现在工作压力这么大,如果不是住得近,哪有时间天天回家,父母就我这一个女儿,该多寂寞啊。我周围的女同事总是忙忙碌碌的,下班前一个小时就开始做计划,要买菜、做饭、接孩子,还要整理早晨来不及整理的房间,只有我们俩,优哉游哉地站好最后一班岗。这么好的事情硬要鸡蛋里挑骨头,我看是闲出毛病来了。
  
  专家意见:“一碗汤”之所以倍受现代父母儿女的推崇,是因为它既不失自由,又感觉非常方便。案例中的“一碗汤”显然只是在空间上达到了这个标准,在心理上还没有划清界限。
  西药能治好癫痫吗
  首先,我不赞成盼盼因为不喜欢做饭而长期在父母家里入伙。结婚成家就多了一份责任,日子总要自己过,父母可以帮我们一时,却无法帮我们一世,况且等他们年龄大了,还需要我们照顾,到时再来临时抱佛脚显然比现在还困难。所以我希望盼盼早日从心理上断奶,把自己从单纯的宝贝女儿角色转变为妻子、主妇、乃至将来承担起母亲的责任,也为日渐年迈的双亲减轻负担。
  
  至于左栋,我想说两句话:别把自己当外人;世上没有两全其美。如果是自己的父母,同样的事情,左栋可能没有这么多困扰,既然成了一家人,妻子的父母也是自己的,他们的教训和“骚扰”就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和疼爱,不用太斤斤计较。“一碗汤”给儿女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寓,但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事,由此带来一些不便也是自然的,应该学会接受和忍耐。
  
  我反倒劝盼盼的父母别太不把左栋当外人,也许经过10年20年的了解融合,左栋会是比亲儿子还亲的半子,但现在他还是新女婿,与自己嫡亲的闺女到底不一样,有些话不要说得太直接,通过盼盼转述更好一些。
  
  就像儿子被称为婆媳之间的双面胶一样,女儿也要做丈夫与父母之间的双面胶,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该糊涂时难得糊涂,该明白时别分不清是非,用自己的力量把两面牢牢地粘在一起,而不是旗帜鲜明站在某一方,让另一方面的人万分失落加倍受冷落,到头来作难的还是自己。
  
  距离再合适,两头连着的也是时代、性格、生活习惯迥异的两代人,多一点理解,多一点尊重,才能在“一碗汤”的距离里甜蜜地守望。
  
  女双面胶
  
  口述:杨盼盼
  
  本以为结了婚就是多了一个人爱我,想不到,麻烦事这么多。但能怎么办呢?哪边都是我最亲的人,想要让所有的人都幸福,只能自己多下功夫呗。
  
  想想也是,自己都25岁了,连炒勺还没掂过,短裤袜子还是妈妈给洗,实在有些过分癫痫病治疗费用多吗,将来有了孩子,难不成妈妈得把孩子和孩子的孩子全养起来?那也太不像话了,还是自己尝试着开始吧,哪怕是不做,好歹也要掌握这门技术,等到用时才不会慌。
  
  当然,每天都在家做饭太难为人,反正妈妈现在身体还好,不如工作日去妈妈家吃,周六周日自己在家实践,对妈妈就说想研究点好吃的孝敬他们,妈妈感动得都快哭了。
  
  真不是唬人,我们俩好好研究来着。上周日,我们用两斤虾仁、10个鸡蛋、一斤半肉、一点点韭菜和出了“世界上最好吃的饺子馅”,虽然连干带玩摆弄了3个多小时,沾了一头一脸的面,左栋还差点儿切了手指头,但成果大大的啊,味道鲜美得都快晕倒了。我们端着煮好的饺子飞快地跑去送给爸妈品尝,一点都没凉,真正体会出了啥叫“一碗汤”的距离,妈妈直夸我们有天赋,让我再接再厉呢。
  
  周三我下班比较早,左栋还没到家,我勾住爸爸的膀子问:“老爸,最近没挨批评有点皮痒了呢,快说,又抓住闺女哪些小辫子了?”
  
  “啊,对了,你不问我差点儿忘了,上周你俩谁管倒垃圾?垃圾袋放在门口总忘记往下拿,都招苍蝇了;还有,在家里还腻歪不够,跑楼道里又亲又抱的像什么话。”“老爸,这你也管?”“不是我管,一个单元什么年龄段的人都有,也得照顾人家的感受不是。”“OK,虚心接受。”
  
  这是我的新招数,把炮火挡在自己前面,消化之后转达给左栋,媳妇说跟岳父说完全不是一种感受。
  
  左栋现在也不那么计较了,人前人后不说爸妈一个不字。前天去商场,看到按摩椅,还跟我说:“妈妈天天太操劳,不然买个按摩椅给她,没事儿按摩一下,缓解缓解疲劳。”我当然高兴,爸爸妈妈什么都不缺,他们也乐于为儿女操劳,只要我们能理解他们的一片苦心就好。
  
  现在我越来越乐于当一片粘性良好的双面胶了,把我爱的他们牢牢粘在一起,在“一碗汤”的距离里酿造越来越多的幸福。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有些优点需要忘记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vpder.com  六如居士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